首頁 > 師生風采 > 正文

首頁

【追夢安農人⑧】李培金:抗逆是一種人生態度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29日 15:58 來源:


晚上10點,校園靜謐。安徽農業大學生物科技樓四樓的一間實驗室里,依然燈火通明,生命科學學院李培金教授指導學生們井然有序地做著實驗,有的在養苗育苗,有的在記錄數據,有的在低頭思考,有的在小聲討論……

這樣的科研生活,對于李培金來說早就是常態。自歸國回到母校工作后,李培金就開始了科研創新攻關漫漫路。


李培金在工作


   最艱難的是從頭再來

從我校作物遺傳育種專業畢業以后,李培金考入中科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所,師從李家洋院士攻讀博士學位,經過近6年的努力,克服重重困難,首次克隆了控制水稻株型的關鍵基因LA1,作為封面文章在《Cell Research》等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3篇。博士畢業以后,在學校的支持下,經過激烈競爭,成功申請到英國John Innes Centre研究所Caroline Dean院士實驗室做博士后研究。回國之前,李培金的研究方向是利用模式植物研究植物的春化響應,即冷處理對植物開花期的影響,通俗地說就是為什么植物受冷以后才能開花。

回到母校后,他面臨著艱難選擇:是繼續沿著原有研究方向走下去,還是做出調整?繼續原來的研究,有深厚的基礎,可以“順風順水”,但這和我國的農業發展需求、安徽“三農”工作實際及學校的學科發展導向有一定偏差;調整研究方向,攻關新的課題,就意味著一切要從頭再來,將會面臨重重困難。

斗爭了很久,他反復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么要做科研,初衷是什么?”慢慢地,思路清晰了,信念堅定了,只有把自己的研究和“三農”工作的實際需要結合起來,才能做到“頂天立地”,未來的研究成果才會有“用武之地”才有實實在在的價值。

安徽是我國糧食主產區之一,地處江淮之間,氣候復雜多變,洪澇、干旱等氣象災害頻發。2017年夏,安徽經歷了長達20多天高于35度的高溫天氣,對農作物生長造成了巨大危害,給農民帶來了嚴重損失。如何讓農作物具有“抗逆性”成為了李培金的主要研究方向。李培金還注意到,長期以來,農作物蟲害頻發,成為限制農作物增產增收和綠色發展的重要因素,“對于蟲害,目前的解決辦法主要依賴化學農藥,而過量的施用化學農藥對環境安全和人類健康都有不利的影響”。盡管困難重重,他還是勇敢地開辟了新的研究領域,選擇作物抗蟲機制解析和遺傳育種作為攻關的另一重點。

一切需要從頭開始,李培金鉚足了勁,跟時間拼上了。每天早上7點多,他就來到辦公室開始安排一天的工作,晚上10點以后才會離開實驗室,周而復始。對他來說,周六周日更是難得的工作時間,帶著研究生泡在實驗室,往往一抬頭就已經是夕陽西下。

正是他的這種拼勁,很快,成功發掘了重要抗蟲資源10余份,抗高溫和抗旱等種質20余份,定位了40多個重要農藝性狀調控基因。“材料是科研工作的關鍵,這些優良種質資源獲得來之不易,為今后的基礎和應用研究打下了堅實基礎。”李培金欣慰的說。



李培金(右)在指導學生做實驗

2017年寒假前,一年一度的作物抗逆育種與減災國家地方聯合工程實驗室暨生命科學學院學術交流年會即將召開,作為主持人之一和報告者,李培金和同事們都在為年會做最后的準備工作,可沒想到,由于過度勞累,李培金在實驗室里暈倒了。當時項目組正在開展一項重要的攻關課題,為了爭取時間,利用好難得的實驗材料,保證科研進展,李培金堅持不去醫院,和學生們一起堅守,直到實驗順利完成。最后拗不過大家,才去醫院做了治療。

距離學術交流會的日子越來越近,時刻牽掛著工作的李培金,哪里還坐得住,向醫生提出了出院的請求,由于身體還沒恢復,醫生沒有同意。當大家都覺得他可能無法參會的時候,他卻冒著大雪準時出現,以頑強的毅力完成專題報告,受到師生們的高度評價。

最不怕的是面對失敗

選擇農業基礎和應用研究,就選擇了一條艱苦的路。

“從事學術研究,就是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存在很多不確定性,也許你辛苦數年,可能得到的是一個失敗的結果。”

好在,李培金最不怕的就是失敗,他對基礎科研有著深刻的體會,經常對學生說“科研的競爭是悄無聲息的,每一個創新都存在時間上的風險,科研只有第一沒有第二,但只有敢于面對失敗,敢于面對風險,做到屢敗屢戰,堅持不懈,才會有學術上的創新”。


李培金(左三)與學生交流實驗材料培育情況

農戶把蟲子視為天敵,李培金卻把它們當成了“寶”。“蟲子很狡猾,防治極為困難,我們只要深入了解了它,就一定能夠找到打敗它們的利器”。“抗蟲研究屬于國家重大需求,不論多難,這條路都得走下去”,李培金經常和研究生們說,在抗蟲基因和產品方面,我國具有自主產權的東西還很少,大部分都來源于國外公司,“我國不能受制于人,一定要潛心科研,找到打破國外壟斷的辦法。”誘變,田間找材料,驗證確認,找基因,精細定位,開展克隆,解析機理機制……李培金帶著科研團隊在這樣的循環中來來回回,就像在指揮著一場循環往復的“拉鋸戰”和“攻堅戰”。

一次,合肥突降暴雨,由于擔心試驗田里玉米苗受澇,正在實驗室學習的王云鶴等同學急忙趕往試驗田排水,發現李培金已提前趕到,正蹲在玉米地里,仔細查看玉米苗的受災情況。在確認實驗材料沒有受到影響之后,李培金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玉米苗期最怕水澇,這些珍貴的抗性材料,一旦因為下雨受損,就會對實驗室的研究造成巨大的影響,損失難以估量”。

還有一次,李培金帶著學生去海南的實驗田篩選突變體,剛下飛機就發起了高燒,學生和同事們都勸他在賓館休息,但他依舊和平時一樣,在三四十度的高溫下,堅持和大家一起奮戰到實驗結束,直到又一批新的珍貴實驗材料被掛上了標志牌。

李培金經常和同學們說,既然選擇了科研這條路,就不能怕吃苦,要敢于爭先,不畏困難,把研究方向和國家的需求結合起來,瞄準現實無法解決、制約行業發展的“卡脖子”問題開展研究,急國家和人民所急。

幾年來,李培金帶著學生在實驗室和試驗田間來回奔波,足跡遍布海南、合肥、金寨、宿州等南北多個地區。



李培金(右)為學生講解玉米生長性狀


功夫不負有心人,李培金和他的團隊在國際著名期刊Molecular Plant等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2篇,申請發明專利3項,成功克隆了APX1、SHJ和ARG等10多個關鍵抗逆基因,并突破技術瓶頸,解析了其調控機制、代謝途徑和遺傳網絡,其中APX1基因在植物抗蟲方面表現優良,展現出重要的應用潛力,為玉米抗逆育種研究開辟了新的方向,得到學術同行們的廣泛關注和高度評價。目前,李培金所在實驗室主持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1項,子課題1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1項,省級項目多項。李培金本人先后入選國家級、省級人才項目,被中科院生理生態研究所和中國農科院生物技術研究所聘為客座研究員;作為主要參與人,成功組織作物抗逆育種與減災國家地方聯合工程實驗室申請并獲得了安徽省“玉米抗逆優質育種與減災技術”領軍人才團隊稱號。

最重要的是打牢地基

為什么入黨?因為內心的召喚。李培金剛回國,就立即向黨組織提交了入黨申請,經過考驗,成為了一名光榮的中共黨員。“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記得入黨那天的情形,面對著鮮艷的黨旗,我舉起右手,莊嚴宣誓,向黨發出了來自心底的誓言。那一刻內心激動而榮幸,對宣誓中蘊涵的精神與情感,那種決心和責任感,感到非常的神圣。”李培金說:“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將初心使命轉化為行動自覺,才能不斷激發自己的內在潛能,這本身也是共產黨員塑造自我、實現自我的過程。”

為什么回國?因為母校的培養。砥礪奮斗、薪火相傳,學校涌現出的一批又一批名師,讓李培金深受感動。在很多科技領域,中國的科研實力已接近世界先進水平,但在重大科學基礎創新和重要理論方法創新等方面,我國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李培金說:“對于每一個科研工作者來說,學成歸來能夠回到祖國最需要、最能發揮專業特長的地方去工作,為振興科研事業而奮斗是件幸福的事。”

為什么轉向?因為熾熱的情感。李培金從小在農村長大,父母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深知農民種地的不易和艱辛。

懷揣這份初心,李培金把科研當作樂趣,在創新攻關路上砥礪前行,鍛培真金。

做科研不能做“面子工程”,要沉下心,耐得住寂寞,“我們的工作就是打地基,大家都想著去做后面的裝修,沒人干這苦活累活,何談建設創新型國家?”

李培金希望把這種科研精神傳承下去,讓更多的學生投身到科技攻關中。他常對學生說,對于研究,你花再多的時間都不為過,你一天投入8小時也可以,投入12小時也可以,關鍵要用心。



李培金在每周例會上為學生分析國內外科技前沿知識


面對學生的困惑和疑問,李培金語重心長地回答:“科研工作有著很多的快樂,關鍵就看你如何看待,如何尋找?”

在學生培養中,李培金還非常注重學生抗壓抗挫能力的提升。在攀登科研高峰的道路上,注定是孤獨的,要坐得住“冷板凳”。他經常騰出時間專門和學生談心交流,解決思想問題,“作為人民教師,我們是帶路人,要時刻給學生做好榜樣,培養學生的科研興趣和素養,培養更多國家科技創新所需要的人才。”

“對科研抱有最純粹的興趣和熱愛。”這是李培金實驗室的同事王傳宏老師對他的評價。和王傳宏一樣,一批青年人正跟著李培金在科研攻關的征途上鏗鏘前行。

圖文:尹靜 周曉璇 視頻指導:夏成云等)


八戒电影网-全网更新最快的影视大全在线影院-2021最新在线电影观看